今天是

消费评议

粉丝投诉网红主播:轻信兼职广告被骗无处维权

来源:燕赵晚报 发布时间:2016-08-22


图片关键词

小张根据慕小蕾直播时的兼职广告加的好友

图片关键词

小倩被骗1800多元钱,想退钱时难上加难

直播平台上的“网红”主播声音甜美身材惹火,自然聚拢了大批粉丝。“网红”推荐的网络兼职日赚50—200元,工资日结,动心的粉丝也不少。但是真地加入进去,被收取了会费、押金、软件费、培训费、保证金等各种费用后,才发现原来这是个骗局。日前,YY直播的多名粉丝反映,自己被平台上的“网红”骗了,却投诉无门。

直播平台,网红经济……当前最热门的商业模式因缺少规则和监管,成了诸多粉丝们的维权盲区。

“我被YY直播的慕小蕾骗了”

1000多元的生活费一天就打了水漂

石家庄的小张大学毕业不久,一时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找工作期间,她迷上了YY直播上一个“网红”慕小蕾的直播。“我从去年就关注这个慕小蕾了,今年看得格外多,她每天下午2点到5点直播,是那种玩唱的风格,又唱歌又逗乐,挺好玩的,她有好几万的粉丝,每次直播都能聚三五万人。我挺信任她的,可是却被她骗了。”小张伤心地说。

小张说,最近慕小蕾直播时经常会出现网络兼职的广告,大意是“网络兼职日赚50—200元,工资日结”,因还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小张觉得做网络兼职也不错。8月3日,她按广告中的YY号加了好友A。A告诉她,可做的兼职非常多,包括淘宝刷单、代练游戏、兼职打字校对等,每天赚100元不成问题。小张说她比较愿意做兼职的打字校对,A说她先交一部分押金就可以做了,押金可以退,押金有99元、199元、399元、599元等不同档次,可以接不同的兼职,小张选择了199元的押金,A发来一个二维码,小张扫码付了款。付款后,A才告诉她,199元押金不包括打字校对。这让小张非常生气。A说,再补200元的会费就可以了,小张只好又交了200元的会费。两次付款后,A让她加了另一个号,说可以做兼职了。

小张按要求加了另一个YY号,这个YY号的主人B告诉她,需要交400元的软件押金和200元的刷单押金,两天可退。小张说自己没有那么多钱了,只交了400元软件押金,就被B拉到了另一个微商频道进行微商培训,又交了30元的微商培训费。所谓的培训就是教她怎么绑定银行卡注册账号,然后,她就被拉到了一个“接单群”里让“接单”,负责人C告诉她,接一个单子需要先垫付50元,做5个单子可返还。小张接了一个单,给C交了50元。然后就觉得很不对劲,怎么不停地让交钱?就这一天,1000多元的生活费已经花完了,再让交钱她也没有了。

小张表示自己不做兼职了,要求对方按原来的许诺退款,结果很快就被踢出了群。

1000多元就这样打了水漂,小张私信慕小蕾说明自己的遭遇,告诉慕小蕾广告是骗人的,把广告撤了吧,慕小蕾没有回应。她又要求退钱,慕小蕾说,广告的事归“子晨”(慕小蕾的助理)管,让她找子晨,子晨则告诉她可以继续做兼职,退钱的事管不了。

“我觉得自己掉进了骗子窝”

搭进1800多元奶粉钱只挣了5元钱

全职妈妈小倩的遭遇和小张类似,也是因为看慕小蕾直播时看到了网络兼职的广告,出于对慕小蕾的信任加了YY号,然后就是不停的交钱、交钱。

小倩说,8月5日下午,她看慕小蕾直播时加了兼职的YY号,主要是觉得主播推荐的肯定没问题。加号后,对方告诉她先交会费,挂游戏可返还,普通会员99元,挂满400个小时返还;高级会员199元,挂满200个小时返还;钻石会员399元,80个小时返还;贵族会员交599元,40个小时返还。她当时想,贵族会员挂满40个小时也就是不超过4天钱就回来了,就交了599元。对方要走了她的账号、密码,说做个备份。

之后,她又被要求交了培训费240元、软件费220元。然后被要求YY挂机,说挂满12个小时,一小时5元钱,她挂了一整晚,第二天一共收到5元钱。她找对方询问,对方说她挂的是长单,长单就是这样的规矩。小倩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从加那个兼职的号开始,她陆续交了1800多元钱,却只挣到了5元钱。她要求对方按约定退还押金,对方说需要再等一个月。

她私信慕小蕾要求退钱,慕小蕾推给了子晨,子晨建议她做客服,小倩坚持要求退钱,子晨又说查不到她的入职信息,她应该是受骗了,然后,她就被踢出群了。

就在小倩求助无门时,一个同频道的游客主动加了她的YY号,询问她是不是想要退钱。这位游客说,退钱需要给YY平台的人交“公关费”,如果小倩想要回自己的1800多元钱,先给他800元的“公关费”,他可帮忙找人退款。小倩一听又是交钱立即拒绝,“我怎么觉得自己掉进了骗子窝?遇到的全是骗子!”小倩气愤地说,被骗走的都是孩子的奶粉钱,她还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人说呢。

兼职广告仍在滚动播出

在小张和小倩的指点下,记者下载登录了YY直播平台,发现这个平台主要是提供不同的直播频道,每个频道都有帅哥美女级的“网红”,通过不同形式的直播聚集人气,包括唱歌、跳舞、脱口秀等,每个频道都聚了大批的粉丝。直播期间,不同的频道会播放不同的广告,而这些广告多数由频道主播直接推荐。

8月13日下午,在慕小蕾主播期间,记者看到围观的粉丝量上万,而遭到投诉的“兼职”广告仍然不断在直播期间滚动播出,并附有“慕小蕾推荐,信息真实可靠”。

那么YY直播平台对主播频道的广告会有监管吗?记者通过多个渠道试图联系到YY平台,却始终联系不到。先是从网上查到了YY直播的客服电话,但是连续多日不断拨打,从未打通过。然后又注册成会员,登录YY直播的客服页面,页面显示:游客999秒后才能发言。

那么,网络直播平台有无监管部门?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省会一位从事直播相关产业的张先生表示,网络直播捧红了很多草根网红,拉近了网红与粉丝之间的距离,在年轻人中很受欢迎,但是作为一个迅速蹿红的产业,在监管与行业规范上都还是空白。各个平台的投诉渠道也多数并不健全,这的确给粉丝的交流与维权带来了不便。

受骗者可联合报警

针对小张和小倩的遭遇,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的任立坤律师认为,频道主播理应担责。因为YY直播平台各个频道的主播本人或者其归属公司可决定滚动屏上的发言权限,为维持秩序,普通游客的发言会受限制,而该广告的发布却没有受到限制,以醒目的字体不断滚动播出,这需要主播授权。受骗后,小张和小倩找主播慕小蕾求助时,慕小蕾并未否认,即相当于承认了广告与她有关,并要求她们找自己的助理来解决问题。在接到多起投诉的情况下,频道主播仍然允许该广告继续播放,可以认定,频道主播与该广告存在利益关系。

YY直播平台在理论上负有监管责任,但是实际上又很难做到24小时网监。而且,这些兼职广告在表面上看不出什么问题,小张和小倩是根据广告加对方为好友后,才一步步被骗走了钱财,实际的交易都发生在平台之外。“频道主播与广告方之间有利益关系,直播平台与频道主播之间也有利益关系,直播平台需要对频道进行管理,但是又不能管得太严,否则频道主播就会流失。网络直播是个新兴的行业,还需要有针对性的政策法规出台来进行规范。”任律师说。

任立坤律师建议,小张和小倩可以联合其他受骗的游客一起报警,受骗金额累加到一定额度后,由警方介入追查钱的去向。虽然钱是通过网络转走的,但是目前各个支付平台都实施了实名制,通过可提现的支付平台可以查到对方真实的账户,进而锁定行骗者。找到骗子团伙后,再顺藤摸瓜去追查其他的参与机构。

此外,律师也提醒直播频道的粉丝们,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力,不要盲目相信所谓的“网红”,事实证明,凡是要求先交钱的兼职多数是骗局,如果想做兼职有很多正规渠道,切莫被这些非正规渠道迷了眼。

“网红经济”不稳定消费投资需谨慎

不难发现,直播平台捧红的“草根网红”带来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平台通过礼物提成消费“网红”,“网红”通过发广告卖产品消费粉丝,而粉丝看了自己喜欢的直播也愿意花钱消费。表面看起来似乎链条完整,但是,由于缺少监管与规范,其间的漏洞并不少。

省会做直播技术的张先生介绍说,很多“网红”推荐的产品并没有正规手续批号,交易也属私下行为,粉丝买单后发现上当,很难维权。兼职广告同样如此,都是私下交易,粉丝发现上当了投诉无门。直播平台对“网红”们的约束力也有限,发现违规后顶多封号、封房间,“网红”可以换个房间另开张。

除了缺少监管,网红经济的可持续性也饱受质疑。一位业内人士说,许多网红基本上靠颜值走红,或者讲些恶俗的段子吸引人气,这些都很难持久,很难想象一个网红可以持续地红上几年,一般情况下也就是各领风骚几个月。“网红”的不可持续造成了商业模式的不可持续,所以,看起来很红火的“网红经济”其实并不稳定,仍然需要更多方向性的探讨,在目前阶段,对“网红经济”的消费与投资都需谨慎。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打印此页】  【关闭

消费监督

便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