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消费警示提示

消费者如何避免踏入暑期教育培训陷阱

来源:央广网 发布时间:2016-08-22 


【导读】眼下正值暑期,社会各种培训机构十分火爆,但培训市场良莠不齐,胡乱收费不退款、无证办学“吹牛皮”、擅自违约“玩失踪”,严重损害消费者权益。暑假夏令营市场也是鱼龙混杂,问题不断。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北京诵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星艳做客《天天315》周末会客厅,共同探讨:消费者如何避免踏入暑期教育培训陷阱。

央广网北京8月21日消息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暑假已经过了一大半儿了,很多家长在这个假期一点儿都没让孩子闲着,给孩子报了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培训班,什么音乐、舞蹈、英语、奥数……而且费用不低,比如,英语一个半小时100元,声乐一个小时150元,钢琴一个小时200元钱,舞蹈一个半小时80元,一个假期下来光兴趣班的费用就上万元。

今天的《天天315》周末会客厅,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北京诵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星艳和大家一起来探讨:消费者如何避免踏入暑期教育培训陷阱。

经济之声:这个暑假,你们给自己的孩子报班了吗?

陈音江:我们家老大今年9月份上小学,我们开始给他报了一个游泳班和乐高班,后来他的同学家长都说幼儿园没有学幼升小的知识,别人又学了拼音,又学了算术,你不学你根本就跟不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又报了一个语文班和一个数学班。不报不知道,一报真吓一跳。我昨天陪孩子去上培训班的时候,发现现在已经讲到什么钝角、锐角,还讲了排列组合。说从十个小朋友里面找两个小朋友出来做游戏,他有多种做法,我觉得这当初都是我们上初中才讲的内容,现在这么小的孩子就学这样的内容,我觉得确实很辛苦。但是现在也有个问题,大家都学你不学,你怎么办?所以我们觉得确实也是对这种现象比较困惑。我们本来想,他九月份正常到学校去学,但是现在社会上都有一种这样的论调,说大多数孩子都学了,那老师可能会根据大多数人的学习情况去安排教学的进度。假设你的孩子是那一小部分,那你的孩子可能就跟不上,或者对他的自信心就会有影响。很多的人都担心自己的孩子成为那一小部分。老二的话,因为原来我们家老大那时候,也让他上了一些早教,但是我觉得效果确实不明显,我觉得还是自己的父母在一起多陪伴孩子、多引导孩子,这比报那些早教班更重要,所以我们老二就没有报这个。

张星艳:我的孩子已经15岁了,刚刚中考完。所以他这个暑假相对来说是比较轻松的一个暑假,他这个暑假基本上都以玩为主,大部分都是到处去玩,但是他自己有一个要求,说因为我要上高一了,那我就要上一个衔接班,所以他在暑期刚开始的时候自己给自己报了一个衔接班。他说大家都在学,我要不学的话,我就会落后了,那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就跟不上了,他要求也跟大家一块报个衔接班。学了大约有一周的时间,我问他有什么效果吗?他说反正就是基础的知识讲了一遍。我说那你记住了多少,他说反正学完了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月了,我都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我觉得这种很盲目的跟风,别人去上什么我也去上什么,也未必适合孩子。如果反过来说,如果他没报这个班,他自己可能觉得会有一些落差,就是大家都已经学了,我担心我在新开学的时候,会跟不上。但是我觉得这个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因为老师的课程进度一定是根据每一个普通的孩子的进度去安排课程进度的。所以我觉得他是多虑了,因为尤其是课外班这块,我是从小开始就跟随着别人的脚步去一直在给他报各种班,但是收效都不是很好,所以我后来就果断的给他全部停掉了。

除了给初高中孩子补课的辅导班,暑期培训市场还有一个项目非常火爆,就是考研培训。上课的形式有网课,有视频课,有普通的面授产品周末班,有高端课程,还有集训课程,一对一课程,费用从几百块钱到几万元钱不等。

与此同时,我们也了解到,进入暑期以来,有关教育培训的消费者投诉明显增多。据消费者网在线投诉平台统计,今年以来共接到教育培训类消费者投诉47件,仅7月以来就接到13件。其中找不到投诉主体或收钱后跑路的投诉,占到教育培训类消费者投诉总数的29.79%。此外,投诉交钱后退费难的占27.66%,投诉培训效果与宣传不符的占23.40%,投诉擅自改变上课地点的占12.77%,其他占6.38%。

陈音江:进入暑假以来,有关教育培训这种消费者投诉确实是明显的增多,要概括起来说有两个字,一个是“多”、一个是“难”。比如,消费者网今年上半年接到投诉34起,7月份是13起,8月份的数字肯定比7月份还多。我们现在看到,7月份这一个月的投诉占了整个上半年的38%,所以从数量来说,进入暑假以来确实是投诉比较多的。另外一个难,主要难在这种投诉解决起来比较困难,因为消费者投诉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一个是宣传与实际不符,一个是教育培训机构单方面更换老师、更换地点或者更换上课时间,还有一种就是产生了纠纷之后,退费比较难,有的甚至就跑路了。

接下来,结合案例来梳理一下,目前教育培训市场究竟有哪些乱象:

首先是乱收费、不退费。哈尔滨市民杨女士前不久报名参加一个培训班,由于经营者没有按约定时间开课,杨女士要求退学退费,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自己一堂课没上,却被扣了810元手续费。无独有偶,哈尔滨市消费者周先生报名参加的一个计算机培训竟然没有统一收费标准,出现了“早报名收费多、晚报名收费少”的情况。

张星艳:现在,我认为费用方面,尤其是退费这一块,我们国家,尤其是北京市有一个明确规定,你要在报名之前就明确退费规则是怎样的,你要告知消费者,而且要和消费者签署相关的退费协议。消费者在知道你的规则的情况下做出选择,双方就是一种合同意向关系,我要退费的话我肯定遵照你的规则来执行,如果我认为不适合,我可以选择放弃,这个就是消费者要注意到的。不要盲目交费,交费之前要了解一下退费的规则是什么。据我了解,针对现在教育市场的一些状况,包括重庆、上海等很多地方都相继出台了关于收费退费的相关规定,但是是否能够遵照执行,尤其像一些黑的培训机构完全没有证照,很难做监管的,就会出现有法不依的状况。

经济之声:消费者在交费的时候,要先审慎选择。那么,有什么好的选择的方法?

张星艳:我认为还是要看一下教育机构的资质,因为现在我们国家这种民办教育非学历教育资格的培训机构是有相关规定的,关于如何成立一个这样的培训机构,受哪些部门的监管。作为消费者来说,我们可以提前去教育部门、工商部门查询相关的资质情况,如果它是正规备案的,我认为相对来说还比较靠谱的,我可以选择签协议交费,前提是要有正规的协议、正规的发票,有相关的证据证明我们之间有一个合同关系,这是消费者应该注意的问题。不过,对于我这个做律师这个行业的人来说,都很难做到这么审慎的去选择,不去踩雷很难。我基本上是看一下相对来说比较有名的培训机构,可能会要求它开具正式的发票,我可能会了解相关的退费政策,提前问他一下,我要是没有上课的话,我要求退费会是什么情况,我第一节试课以后要求退费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其实我也产生过纠纷,我曾经也报过培训班,他临时更换老师并没有通知我,我听了一节课以后非常不满意,就要求退费,当时机构相对来说比较大,所以基本上能够达成我的意思,我们能够双方协商,这个费用最终是退掉了。如果说不是一个非常正规的机构,我觉得很难能够做到给你全额退费。

经济之声:现在有些机构,因为网络非常发达,都采取网络交费的方式,可能这种纸质发票很难见到,是不是建议所有的消费者一定要开具纸制发票。手机上的交费记录能不能等同于发票?

张星艳:我认为这是必要的,因为至少是一个充分的证据,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要有证据意识。事实上交费记录也是可以证明的,但是相对来说,手机不可能做到点对点,而且会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交费的主体是不是你当时报名的这个单位,这是很关键的。有的时候可能个人代收。

经济之声:还有一种情况,比如培训机构是一个名称,收费是第二个名称,而发票开的是第三个名称。

张星艳:会有这种现象,这就出现了一个维权困难的问题,分不清到底哪个机构才是真正的和我有合同相对方义务关系的那一方。这种如果一旦涉及到纠纷的话,消费者就要注意保留好对三家机构关联关系的证据。你之前就要了解清楚,为什么给我开发票的这个机构不是我交费的那家机构,包括给我做培训的机构是不是给我宣传的这些机构等等。你要查询,工商执照是可以查的到的,首先要查他是不是合法的公司,其次你要知道这个公司有没有经过相关教育部门的备案。现在有一些教育机构是先存多少钱,他可能在多长时间之内,孩子可以享受到一个上课打折的优惠政策。很多家长就会有这种心里,反正也要花钱,因为孩子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或者初中三年我们都要上,那我索性就一次多交点,这样还能优惠一些,但是这个风险事实上是非常高的。

经济之声:另外一个就是换老师的问题,也就是说在它的承诺和实际购买的服务中间是缩水的。

陈音江:针对这个问题,我觉得在签协议的时候,真的就要特别注意。一般来说,到签协议的时候,前面肯定有一个考察、交涉的过程,培训机构已经把他的情况基本上给你介绍了,你心里也基本上认可了,这个时候给你提供一份格式合同,消费者往往就会放松警惕,可能觉得都谈好,甚至有的消费者根本就不去看,直接就签个字。恰恰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是要注意的,因为协议里面有很多地方就为了规避责任,有的就没有写进去,有的写的很模糊。消费者要没有注意的话,可能后面换了老师怎么办,换了地点怎么办,甚至说原来我是早上的,你现在给我换到下午,我下午没有时间送孩子去,那你怎么办,像这种情况,肯定是你违约了。当然,这种情况从《消法》来说,一般在现实当中还是支持消费者的,但是这个维权的过程肯定就很麻烦。

经济之声:目前,培训机构到底归由谁来监管?消协可以介入吗?

张星艳:现在很多培训机构并没有去教育部门做备案,只是领了工商的营业执照,它是以教育咨询或者文化公司的形式去领的营业执照,完全没有做培训的资质。因为你要做教育培训,必须到教育部门去做备案,审批、备案这个是必须要有的,而且教育部门对他们的场地、人员都是有相应限制性规定的。但是因为这个前置的审批程序非常麻烦,所以它就选择了用另外一种方式去规避。这种培训机构事实上教育部门没有办法监管,因为它不属于教育部门监管,这种培训机构归哪监管就成了一个问题。它的经营肯定是违法的,一定是属于超范围经营。超范围经营这一块应该是归工商部门去监管的,但是事实上在教育过程当中出现的问题应该由谁来监管,就不好说了。

陈音江:原来在新消法没有出台之前,一般认为这种教育培训不属于日常消费的范围。在2014年新消法实施的时候,全国人大法工委也讨论到了这个问题,说这个教育培训机构是带有经营性质的,作为消费者来说,这种教育培训属于一种发展型消费,然后在解释里面把教育培训归到了消法保护的范围。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消协也是要受理这方面投诉的。但它受理投诉的同时也有一些问题,比如很多消费者连协议证据都没有。消协是一个调解的机构,你连证据都没有,我怎么去帮你调解。还有的,连经营主体都找不到,那消协怎么调解。所以对消协来说,这种调解的难度是很大的。我们最近了解到有一个案例,有一个学生家长在东城这边报了一个班,当时那个培训机构是在海淀注册的,报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机构没有了,之后他通过老师问,说海淀那边还有一个店,所以这个学生家长找到海淀,之后发现实际上这个教学点是两个主体,原来你签的协议是另外一个,现在又变了一个人,又注册了一个主体,但是这个学生家长反映,实际上就是那一波人换了一个照,然后消协就在过程中,组织他们调解了很多次,也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但最后这个调解也是不成功的。

经济之声:像这种情况能不能算恶意诈骗?

张星艳:那得看被骗的金额大概有多少,被骗的人数有多少。看是一个家长个案的问题还是普遍现象的问题。构成诈骗罪一般都是有一大批受害者,然后金额数肯定要达到一定的数额。

陈音江:这种问题说白了,你说全部让工商去做这个东西,他也比较困难,因为教学这些东西也不是属于他的业务,他不熟悉。所以我觉得可能要明确一个监管的义务,还有就是大家要形成一个联合的机制来应对这种问题。

经济之声:我们把讨论的范围扩大,比如说这种暑期夏令营,可能会遇到哪些问题?

张星艳:夏令营我觉得问题是最多的,安全隐患是最高的。因为有些夏令营是涉外的,包括交通、住宿、饮食等等有很多连锁的东西,关键在于是否能够做到每一步都是安全的。对孩子来说,因为夏令营基本上是脱开父母,孩子完全自己出去,你放心的把孩子交到另外一个你完全素不相识的人手里,又让他安全的把孩子带回来,而且还要达到我最初的目的。出国游学的目的是什么,我是为了学,同时还是为了游,这两个到底哪个轻哪个重,怎么取舍也是家长都要考虑的问题。

陈音江:这个夏令营,我觉得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它让孩子离开一个熟悉的环境,完全到一个新鲜的环境里面去学习和游玩。在这种旅游的过程当中,潜移默化的就学习,在学习的过程当中,又体验了一种生活,我觉得这本来是一个对提高孩子知识面、开阔视野,提高坚强精神品质都有好处的,但是现实当中有很多机构把这些东西给搞乱了。一到暑假,各种各样的游学项目都出来了,实际上这种东西在很多时候,只是一个噱头,真正得到的收获很少。所以我觉得这种现象确实是比较乱。

张星艳:事实上按照我的理解,按照教育部的发文,包括四部委联合发文来说,培训机构是完全没有资质去做这个事情的。但是现在所有的培训机构都在做,我们就不禁在问,到底这个事情由谁来管?我认为最主要的是消费者不要盲目的跟风去选择,因为现在来说,我觉得是家长的一种心态的问题,别的孩子都出国游了,见世面了,我们也得去。这短短的十几天,尤其是这种不正规的机构组织的培训和游学,我认为孩子受益的并不是很多,很多都是打着一种噱头去“到此一游”。

陈音江:2012年,教育部、外交部、公安部和国家旅游局联合出台了一个关于夏令营的通知,通知里已经明确了,只有中小学校、教育行政部门所属的对外教育交流机构或者共青团、少先队与妇联组织,可以委托国家旅游局许可经营出境旅游业务的旅行社承办。第二个,规定不能以盈利为目的,而且必须是主办方跟学生家长签协议。也就是说,你现在跟其他方面签协议的这种,都是违反这个规定的。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打印此页】  【关闭

维权服务

便民信息